款扉

热爱小江且致力于卖安利中,随机产出江副队相关,同样可食用一切带小江相关。
低产,不言弃
兼在园子里种下各种各样的文字,风格像主人一样散漫

没有码文跑过来写点东西。

每次看微博都习惯把所有关于江副的微博从第一条,翻到最后一条,反正也就那么一点点东西,真的不多,积攒一个星期,用几分钟就可以看完。

我说,小江的存在感已经很弱,为甚还有黑这种东西?

第一遍看全职,曾经很讨厌一位选手,但是仔细分析起来,能认认真真追求荣耀,都是值得尊敬的一件事,毕竟这不仅仅需要一颗热爱荣耀的心,还要面对来自社会和家人的压力,他们和任何追求自己事业的创业者一样,都应该被尊敬,就算是身上有一些小瑕疵,那也没有什么呀。

所以我从不在公共场合轻易评论一位选手。甚至爱屋及乌地觉得有时候他也是挺萌的。

也许有一些粉丝会讲,你要黑就黑,XX粉也不少你一个。


嗯,但是我要为自己负责,也要为小江负责,还要为我萌上的各位负责【人家不需要啊喂!】。

虽然我自认为不是很合格的粉丝。

许多姑娘都比我油菜花得多,卖得出安利掐的了架,外可刷话题组织探班内可做MVMMD。

即使做不了大触,小透明也可以微笑着尽量维护自己喜欢的东西。混过三次元,在天涯里转悠过,长期混迹于贴吧,有些东西是一位理智粉应该自觉遵守的,不是吗?

嗯,再讲到黑的问题上来,每星期只刷一次微博,却几乎每一次都会看到令人不愉快的言论,这种体验真的——不是很好。

讨厌就讨厌好的,不必说出来嘛,说出来又不许别人反驳,反驳的一律扣上NC粉的帽子,╮(╯▽╰)╭,姑娘我也只能笑笑说,你开心就好。


你说你讨厌江波涛两面三刀,我却看见他是称职好副队,对外能应付发布会替队长挡记者。你说你讨厌江波涛笑里藏刀,我却喜欢他勤恳制订战术,不放过一丝一毫获胜的希望,你说江波涛技术不行除了翻译一无是处,我记得他开着星光波动阵过了鬼阵,揽下所有累活,难得的均衡性选手管得住后方打得了输出,你说江波涛说话油滑,我明白他交际能力MAX叶神前辈礼貌得很谦虚谨慎预备心脏,一句相信轮回能获胜掷地有声。你说江粉黑小周写周翔文还硬把江波涛拉进来,在我来说我小江小周是好伙伴轮回是大集体爱轮回爱队员,再说江厨怎么可能去写周翔文?

初恋是江副,要嫁的也是江副。

温和谦逊,还有点小心脏,古人说呀,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所以上善若水。

即使再没有存在感,我相信还是有人看得见,并且加以欣赏。


至于我么,喜欢了就是喜欢了,第一眼见到他就被一剑捅到心底还伸出手,放个星光波动阵给我只看到满天的星光。

没得救了,我听见江副说。

这挺好,我回答。

ps,前些日子(其实也有好些了……)看到微博上论方锐大大称呼苏沐橙“沐姐姐”而江副的称呼是“苏姐”,然后加以对比,得出结论江副怎么怎么样,咳咳,这个真是毫无缘由的对比——

方锐大大这样子叫完全合适而且很可爱,符合身份,当时作为比较轻松打趣的一种叫法,况且方锐大大和沐橙妹子(姑且就这样叫着,实在想不到合适的称呼)比较熟,一个队里。

江副叫的“苏姐”也并无不妥,江副对别人的称呼向来有讲究,出场时两人真不熟,叫声“苏姐”也没什么,按着江副的性格。

下面随意找个对比。

比如乔一帆小天使。(没有恶意,仅仅打个比方)

那么乔一帆腼腆地叫苏沐橙“苏姐”,是不是没有任何违和感?

好了,那么让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

原著:“哈,苏姐着急了。”江波涛倒是和谁都能聊,放了叶修过去,立即就和兴欣第二位的苏沐橙寒暄上了。

稍作修改后的原著:“哈,沐姐姐着急了。”江波涛倒是和谁都能聊,放了叶修过去,立即就和兴欣第二位的苏沐橙寒暄上了。

只是将“苏姐”改成“沐姐姐”而已。【我觉得我有做黑的潜力可挖……

然后:“哈,苏前辈着急了。”江波涛倒是和谁都能聊,放了叶修过去,立即就和兴欣第二位的苏沐橙寒暄上了。

再然后:“苏沐橙前辈着急了。”江波涛倒是和谁都能聊。

再再“沐橙前辈着急了。”江波涛倒是和谁都能聊。

论语文的魅力。

好了,我觉得这样子玩下去会给小江招来一大堆黑,就此打住吧,虽然我又开了一大堆脑洞,但是觉得过于魔性。

你看你看叫你和叶神聊聊聊,中枪了吧。

想想小江出场的时候收收狐狸尾巴,头上的语言读条全满闪着光笑眯眯地,和同样嘲讽点点满的叶神聊天。

“害怕了吗?”叶修说道。

“确实有点,不过再怕也要上啊!”江波涛说。

“何必勉强自己呢?”叶修笑道。

苏沐橙终于忍无可忍:从未听过如此没有营养的聊天,预计不打算可以扯到明年的决赛!叶修你闭嘴,江波涛也要闭嘴!两个人都向周队看齐!!!

所以——“你俩……聊没完了吗?”就跟在叶修身后的苏沐橙忍无可忍了。


好啦讲完啦(认真脸)


有不妥立删。




 
评论

© 款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