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扉

热爱小江且致力于卖安利中,随机产出江副队相关,同样可食用一切带小江相关。
低产,不言弃
兼在园子里种下各种各样的文字,风格像主人一样散漫

【江周】法式长棍面包

(1

“队长,副队回来了!”吴启嚷。

周泽楷站在门边,假装不经意往外看。

毕竟是夏天,九点的太阳不算温和,这个点,窝在家里的人打死不出去,该上班的趁着早就开始工作,加之轮回场馆不在市中心,这一带有点奇异的空旷。

透过阳光,他一眼看见了他的副队长。

江波涛快步沿场馆的石子路走着,身上松松套了件条纹衬衣,挺温吞的米色,怀里抱了个质感十足的深色牛皮纸方底敞口袋,一摇会哗啦响的那种,金黄色的长条面包一半探出纸袋。

周泽楷等着江波涛拐了个弯,径直走过来。

江波涛额前的碎发透着光,眼睛因为迎正了太阳而微微眯起,连同睫毛一起弯出一个很温柔的弧度,甚至可以看到他鼻尖细小的汗珠。

他不自觉地红了脸。

枪王大大必须用转移视线的方法来平复他突然快起来的心跳,他低着头盯住了一盆可怜的花,并且在中心画了个小小的十字外加圈了个红圈儿。

轮回放在路两边的花正到了开的时候,花盆仿青花,做工精致。

“哈罗小周!”江波涛进门后回头,笑眯眯加了一句,“那是三色堇,花市有卖,要么?”

“副队!”杜明从某角落一个箭步冲出来,格外殷勤地接过牛皮纸袋子——研究。

方明华慢悠悠踱过来也探着头往杜明那边看,话却是对着江波涛说的:“队长刚才问你去哪儿了还……翔翔别把纸袋倒过来……哎副队的消息还挺灵通啊,行动如此迅速。”

江波涛在杜明把纸袋提溜走之前就极有先见之明地抽了根金黄长棍,闻言问:“小周?”

周泽楷摇头,其实他只是觉得找不到江波涛,莫名其妙地不舒服。

现在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出去的时候没找到小周,原来的打算是快去快回,我疏忽了。”江波涛善解人意。

周泽楷唇角悄悄扬起来,对这个解释很是受用。

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关系,顺便用目光表示了对江波涛怀里那货的好奇。

江波涛秒懂。

方明华百度的时候,杜明已经拍了照片放上微博并艾特了一批人,然后爆手速上了两个小号在评论里各艾特唐柔五次。吕泊远咬了一小口试试味道,与此同时,孙翔咽下了抢到手的最后一点面包。

枪王的待遇向来高规格,尽职尽责的副队为他亲自科普。

“听说新开了一家点心店,有好吃的抹茶慕斯,于是就趁着休息时间跑了一趟。没想到慕斯卖完了。所以买了这个,以前尝过一点,好吃又不会胖呢,大家不妨试一试。”

周泽楷感觉江波涛在咬“好吃又不会胖”几个字的时候,把他从呆毛到脸又到脚后跟扫了一遍,带着介于促狭和欣赏之间的笑意。最后用“大家”两个字欲盖了一下弥彰。

假装没看见好了。

江波涛笑眯眯地加了一句:“法式长棍面包,Baguette!”

        “有七道裂口,长和重都是统一的,是有很悠久历史的面包。”江波涛用卖相很不错的手指拧下一段来,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接了,挺不好意思,小江都还没有吃呢。

江波涛弯弯眼,似乎是随口说了一句:“天气越来越热了。”给周泽楷发烫的脸找了个台阶下。

周泽楷默默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天气热”这个说法。

他咬了一口,法式长棍外皮有点硬,是淡黄的小麦颜色,内里却很有韧性,嚼起来有特殊的香,干燥清爽而久久不散。说的不错,是挺好吃。

江波涛把眸子里那点笑意给藏了起来,要等到一个人的时候拿出来舔。

他把剩下的一大截递给周泽楷:“反正我已经吃过了,放久了会影响口感,小周分担一点?”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是故意的,他哪有吃过?甚至江波涛眼底的笑意他也隐约察觉的到。但是枪王大大很好哄,一句“分担一点”就让他心里有点小雀跃,仿佛江波涛的面包和别人的就是不一样就是会冒粉红泡泡就是会变出小爱心来。他伸手接了,用同样修长的手指卡住面包学江波涛轻轻一旋。

江波涛正转过身去,听见周泽楷突然问:“江……面包的单词?”那个江字的音发得有点急,听起来就有铿锵的调子。

周泽楷如愿以偿地再一次听到了这个单词,江波涛咬音似乎特别温柔,偏又每一个音都清清楚楚。

“Baguette。”

起音和尾音都很轻,以一个吻开头,结束的气音更像是一个柔软的笑。

(2

零食是一次性消耗品。

外界都以为,轮回是一支高冷的战队,里面的队员每一天都处在不间断的训练、PK和复盘之中,除了吃睡就是荣耀荣耀荣耀。轮回队员都是乖乖的守规矩的毫不八卦的——

比如孙翔。

而且他下定决心,要坚持住这样的生活,一定!

后来来到轮回,虽然和轮回的队员关系前所未有的融洽,技术和意识也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是……为什么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啊!

轮回消耗零食的速度如同周泽楷开大号虐杀一只哥布林。

像巧克力豆百奇果冻草莓这种小巧玲珑又便于食用的小东西扔到轮回连个水花都起不来好吗!没有零食还怎么愉快地训练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吃的东西才能集中精神好吗!

孙翔第一次看见轮回众人把一块娇小的轻奶酪蛋糕分而食之,愣了一下没有加入,作为新人他被留了一块蛋糕。

方牧师严肃地提醒他:,以后如果还没有觉悟的话,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江副队递了张纸巾给他:“只有时时刻刻处于竞争之中,在比赛时才会保持状态嘛,这个……嗯这个,也算是轮回的一种文化!积极参与吧!”

当他偶然间发现枪王大大含着一颗悠哈,终于放弃了挣扎。

当然,他不知道这种甜甜的牛奶糖,来源是江副队的口袋。

轮回的队员还是很自觉的,不在训练时间吃东西也不把零食带到训练室来。但是在休息时间,这种空虚加倍了,要吃东西要吃东西要吃东西……

江副队发现法式长棍面包这种东西好吃又不会增加脂肪影响战队形象,于是他就往战队带这个。更重要的是,它表皮硬而有韧性,特别耐吃,用来磨牙简直是一级棒。

遗憾的是一袋面包也不多,肯定不足一个人一根的份额,所以——要靠抢。

没人客气。

周泽楷有时候抢得到,有时候没有收获。

周泽楷的呆毛忧伤地耷拉下来。

周泽楷不怎么开心。

他在江波涛出去买面包的时候就在门边默默地等,江波涛不让他这种高风险人物出去,但是他至少可以等江波涛回来,看见江波涛在阳光下向他走过来,他有种隐秘的兴奋。

现在,他吃不到江波涛买的面包,还是不开心。

杜明咬一口面包感叹:“队长的状态突然从高涨掉到低迷了诶。”

吴启握着从吕泊远那里拔河过来的半截面包:“我有点不忍心看队长这样,有人贡献一点出来吗。”

在混战中胜出的已婚人士方明华嚼着面包,坐得稳如泰山,口吐一字真言:“等。”

江·温柔体贴·读心少年·副队长·总有惊喜·波涛把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对着周泽楷笑吟吟:“小周,一起吃吧,我事先给你留了。”

周泽楷的呆毛晃了晃。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脸红了。

周泽楷开花了。

江波涛从七八十厘米的面包上象征性地掰下了一小截,把剩下的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

江波涛多善于察言观色的一个人,见他犹豫,一贯稳定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就要往后收。他不强人所难,小周觉得不妥就收手。

周泽楷确实没有接,他甚至连手都没有伸出来。

他侧过身子,低头在那截面包上轻轻地咬了一口,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迅速地抽过面包,枪王大大终究是腼腆的,脸迅速地烧起来,小小声地说“谢谢”,对着自家副队笑了一个,乌黑的眼睛里流光掠过。

周泽楷本来就是个美人,联盟的脸面不是白叫的。。

周泽楷不笑的时候也很帅。

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笑得很认真,长长的睫毛投下影子。

江波涛大大被晃花了眼,差点从凳子上仰天摔下去,他扭过头觉得需要缓一下。

“小……小周啊……”魔剑士语重心长,“不要对着别人这样笑知道么,很犯规的呀,会被抢走的。”

江副队你哄小孩子呢!

“但是……”江波涛叹了口气,放低了声音,“小周也不要对我这样子笑,上瘾怎么办呢?”

周泽楷微微歪了歪头,“没关系……不用戒。”

从此之后,轮回的各位吃面包时自觉离开茶水间,站在走廊上摇扇子。

方明华表示,为了延长队员的职业年龄,还是保护眼睛的为好。

谁叫他们副队和队长吃个面包都那么腻歪╮(╯▽╰)╭

(3)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小周。”江波涛竖起一根手指。

“会尽快……”周泽楷抱着面包幸福地啃啃啃咔擦咔擦咔擦,心满意足。

“慢慢来吧,否则对胃不好。”江波涛说,“我去外面看着,万一经理来了。”

“牛奶我放桌上了喔。”

“嗯!”

事情是这样的。

周泽楷罕有地睡过了头,来不及吃早饭就匆匆地赶到了训练室。

江波涛一眼看出来他恹恹的模样 ,鉴于训练时间已经开始——

副队长问:“小周想吃点什么?”

枪王大大拽着魔剑士的袖口用格外纯良无害的目光盯住:“……面包。”还强调:“小江买的!”

江波涛在这种无辜的目光中坚持了三秒钟, 首先义正言辞地阐明挑食是不对的。然后指了指墙上的训练章程表示训练室里不能吃东西,小周作为队长应该以身作则。之后迅速地告诉他下不为例。

所以副队长你是打算纵着枪王大大了吗?。

小周要吃的东西,有的要给,没有的变出来也要给。副队长如是说。

江波涛回来的时候已经抱了那种淡金色香气很好闻的法式长棍面包,弯腰递给周泽楷,细心替他打开训练界面,转身望风去了。

轮回的其他队员表示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把键盘噼里啪啦敲得一万分响,戴着耳机盯着屏幕专注训练。

周泽楷的运气显然十分不好,当他幸福地啃面包的时候,江波涛偶遇了正在“散步”的经理。

“小江你怎么站在外面?”经理探头往训练室里望,“门掩上了?”

江波涛特别镇定,笑眯眯地答:“小周这种天气居然穿了件长袖出来,虽然开着空调但还是不合适呀,我拿了件衣服给他换。”

 “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经理很是理解地笑笑,周泽楷性格内向他也是知道的,换衣服关个门再正常不过。

“训练系统经过上次的调整好用多了,尤其是弹跳系统,测试的数据反映很有效。”江波涛也不急。

经理颇为欣慰,因为这套系统正是他上报要修改的:“有效就好,毕竟要你们试用过后才好下结论嘛。”

待经理慢慢地“散步”下了楼,江波涛打开门,对门里比了个剪刀手。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指同样比了个剪刀手。

(4)

江波涛紧张得各种冒冷汗——眼睛根本挪不开小周手边的那把菜刀怎么破!

不久前他刚看见周泽楷操起那把菜刀“咚”一声把一个面团砍成两半,刀刃离手指半公分,然后枪王大大毫不犹豫又剁了一下。

周泽楷愉快地揉着面团,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小臂,沾着雪白面粉的修长手指舀点水又继续用力揉,按江波涛的角度看过去枪王大大的侧颜怎叫一个赏心悦目。

如果能把那把菜刀扔远点儿就好了,江波涛如是想,脑子里瞬间构思出自家队长对着他笑,然后一个不留神,右手的刀一下滑到左手手指上,偏偏是在最为要紧的食指,血瞬间涌出来……不不不,手腕说不定也容易伤到,去倒面粉的时候谁说不会蹭到刀刃上……

江副队估计惯了荣耀的伤害值,对于想象这样的流血场面完全无压力。

偏偏周泽楷不自知,没有一点远离危险物品的觉悟。

不要小江帮忙,他要自己烤面包给小江\(^o^)/~

虽然枪王大大敲惯键盘的手从来没有碰过面粉一类的东西,但是他愿意试一试,网上只要他搜索什么面包做法都有。

江波涛挺愁,小周坚决不要自己帮忙,如果不是偶尔瞥到了周泽楷浏览的网页,他连旁观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就是不放心小周用刀子一类的东西,喔,烤箱说不定也是个危险因素——还有职业选手的手指碰发酵剂这种东西真的没有关系吗。

虽然小周操纵的一枪穿云在荣耀里不知道收割了多少生命,但是在生活中还是一个宅男,充其量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强悍而已,实际上就是个牧师,不能给自己加血的那种。

一场甜蜜的煎熬,江波涛想。

 

 “……”

周泽楷担心地看着江波涛,不知道面包怎么样。

江波涛咽下一口,万分真诚笑眯眯地:“很好啊,小周开挂了吧。”

周泽楷闻言也咬了一口,纠结地皱起眉:“……点心店……”

江波涛毫不犹豫:“那都是加了添加剂的,哪有小周的香!”

“小周做给我的,真的很不错呢!以后再做给我吃吧。”

“枪王大大做的面包,万分荣幸啊!”

“不带到战队里去!今天就吃掉!否则就被抢光了!不能让小明他们占了便宜!”

“晚上可以一边啃面包一边看电视,想想就觉得美好,小周?”

“我还不会呢,小周有时间教我怎么做?”

客串牧师的魔剑士各种技能啪啦啪啦闪出来,全是回血的白光,分分钟打出暴击。

满血的枪王轻声而固执地:“……不教,我做。”

江波涛弯起眉。

(5)

第一次出门那么长时间,要好好适应呢,虽然会想家,但既然来了,我想脚踏实地才能达到更好的训练效果吧。

以前也自己做过简单的训练吗?那可真是不错呢,有点底子很难得,在训练营里有前辈的指导说不定会提高得比较快一点,诶?也选神枪手吗。

喜欢枪王前辈啊,怪不得呢。

对,比起你们听着前辈们的故事玩荣耀,我可幸运很多了,抓住了那个时代的尾巴。喂!别露出这种表情啊——我虽然那时候也只是个训练营的小学员,但是也是见过几位前辈的。

炫耀?才没有呢!真真正正的前辈哦,那可是一枪……呃……

别问了别问了,诶诶诶还跳我身上来了,矜持些呀!兴奋过头了吗?刚才还不相信我,变脸那么快,介绍川剧给你。

“停!停!告诉你就是了,现在枪王前辈和无浪前辈的事情也已经公开了,大概没什么问题的……嘿!把你眼睛里的红心收一收!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八卦,好啦!”

只是远远地站在一边看了一眼而已,那个时候两位前辈的事情还没有公开。

大概是因为身份的问题,他们很少去外面踩大街,就算训练难得有空闲,最多也只敢在轮回场馆里走走。

已经入秋了,天气不算热,有点风,装饰用的三色堇都凋谢得差不多了,也许快要换了吧,草还是碧绿的。周围有蝉声还有鸟叫,但是听起来却奇异的安静。

我去交我的作业报告……说不定你们不用写,是一位前辈说了让我写一份上来看看,结果我写了整整两天才敢交上去,心情紧张得要命。

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看见了他们,我发誓我没有偷看的心,下意识偷偷退两步,没有走上去。不管怎么样,被后辈撞见总是会尴尬的吧

周前辈略高一点,有点瘦,身材很不错,而江前辈的发色在阳光下偏浅,他偏着头看着周前辈笑,我说不出那种感觉,好像整颗心都是暖的。

角度问题,看不清周前辈的脸,但是我猜他也在笑。

江前辈低声说了些什么,眼睛弯起来。

周前辈就抬头向某棵树看去,这时候我才发现周前辈的腮帮子是鼓着的,好像在吃东西,喔,枪王前辈也吃零食呢,是江前辈的吗。

两位前辈都穿了印轮回logo的衬衫,不留意还以为是两个大学生……情侣装是什么鬼!

啊……没有然后了,我躲在角落静悄悄看着他们走远了。

周前辈比江前辈早出道一年,但是他们是同一时期退役的,按照惯例退役的选手总是要派礼物的,那一年除了一枪穿云和无浪的手办之外,还有一袋面包,法式长棍,味道特别好,死心吧我是不会给你们仔细描述的,传说是周前辈亲手制作的哟。

别蹭了,讲完了啊,真没有了。

八卦也听过了,以后可要好好练习,赢得荣耀只有全力以赴才行。

羡慕什么,有一天你说不定也能像我一样成为一名轮回的队员,嗯,很有志向啊。

到了到了,围观的各位散一散,各自拿行李准备下车,前面就是轮回训练营了,加油吧!”

(6)

“小周,今天的面包已经卖完了。”

玩限量,真是心脏!

“这是战术,再说小周的面包那么好吃,我也舍不得多卖呀。”

“桌上有我凉的温水,加了薄荷叶子的,可以消暑,小周一定累了吧,下次限量再少些!”

“柜子里。”

“柜子里……诶?惊喜啊。”

“尝一尝。”周泽楷解开蒙住下半张脸的口罩,露出帅得惨绝人寰的脸,拿着那杯薄荷水却不喝,微微歪着头。

江波涛回头对着周泽楷笑了一笑,掰了段法式长棍:“加了淡奶油的Baguette,味道刚刚好。”

周泽楷抿了一口水,偷偷地笑了笑,水里有薄荷香。

他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单词,Baguette……

刚刚好分量的淡奶油,刚刚好柔韧的面包心,刚刚好弥而不散的香气。

听见江波涛带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周,回家?”

嗯,还有刚刚好的生活。

————————————————————————————————————END—

参江周美食本《饿》的文。

不得不说是很精美的本子,和高质量的文【除了我写得比较渣之外【捂脸

看完本子感觉世界都温柔了><

辛苦为我修改文的大大了(深鞠躬),把稿子和书一对发现一堆逻辑性问题,书里改出来真的是很仔细。

其实一直比较纠结第五节应该是一个有点八卦有点软的可爱男孩纸呢还是看起来比较不靠谱的活泼师姐,后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自我代入……

一直想写个比较有深度的结尾,但是最终只能捕捉一点似是而非的印象。

我想,他们的生活一定更美好。

 


评论(4)
热度(48)

© 款扉 | Powered by LOFTER